当前位置: > 姚记注册送28 > 正文

F1圣保罗站前瞻:争冠局面已倒向红牛,梅赛德斯能绝地反击吗?

作者:admin 时间:2022-02-24 点击:
html模版F1圣保罗站前瞻:争冠局面已倒向红牛,梅赛德斯能绝地反击吗?

告别墨西哥城,马不停蹄来到巴西圣保罗,三连背靠背进行至第二场,美洲大陆的最后一站。虽然分站的名字从“F1巴西大奖赛”变成了“F1圣保罗大奖赛”,但whatever,依旧是那条创造过无数经典画面的赛道,而狂热的巴西车迷,一定会呈现另一番狂热的氛围。

window.DATA.videoArr.push({"title":"F1巴西大奖赛高光时刻","vid":"i3308o3l1dj","img":"http://puui.qpic.cn/vpic/0/i3308o3l1dj.png/0","desc":"F1巴西大奖赛高光时刻"})

重点关注:该到计算分数的时候了

算上本周末的圣保罗站,2021赛季还剩4场比赛在加上一场冲刺排位赛,全胜的话最多可得26x4+3=107分,都拿P2的分数是18x4+2=74分,相差33分。

目前在车手积分榜上,维斯塔潘领先汉密尔顿19分。这意味着,如果在英特拉格斯维斯塔潘能把领先优势扩大到24分,那么最后的三场比赛,他只需要跟在汉密尔顿身后便可以“轻松”赢得职业生涯首个世界冠军(汉密尔顿3胜+最快圈,维斯塔潘3个P2,两人同分,荷兰人因分站冠军多赢得总冠军)。

所以到了圣保罗,汉密尔顿是真的被逼到“非赢不可”的地步了,可局势对于英国人来说并不乐观。上一届巴西站(2019年),维斯塔潘带着强劲的节奏拿下胜利,汉密尔顿“拼下”P3(后被罚时);2018年的胜利原本也应属于维斯塔潘,只是不幸与套圈的奥康发生碰撞,汉密尔顿“渔翁得利”。

然而这只是职业生涯100胜的汉密尔顿在英特拉格斯的第2胜(2016、2018),这里算不上是他的地盘;在过去的7场比赛中,他有6次都输给了维斯塔潘。这样的数据看上去,他想要逆转+卫冕的希望着实有渐行渐远的趋势。

周末还将进行今年第3场也是最后1场冲刺排位赛。对前两场分别在银石和蒙扎举行的冲刺排位赛的评价褒贬不一,虽然增加了一场比赛,但总体上比赛本身的精彩程度提升十分有限,给人的感觉是隔靴搔痒、聊胜于无,还造成了排位赛数据统计上的麻烦,排位赛P1≠杆位。这些都亟需在2022修改比赛规则,否则冲刺排位赛就变得十分鸡肋。

相较于之前两条赛道,英特拉格斯超车的机会更多,再加上赛道长度较短,跑的圈数会增加,因此理论上比赛会值得期待,但也请保持谨慎乐观。

最后发现有意思的巧合,维斯塔潘和汉密尔顿今年在有冲刺排位赛的大奖赛中都发生了碰撞。那么在圣保罗,会有机会上演碰撞“帽子戏法”吗?

赛道介绍

巴西圣保罗英特拉格斯赛道(Autódromo José Carlos Pace),1973年首次举办F1大奖赛,逆时针赛道,单圈4.309公里,共有15个弯角,2段DRS区,正赛71圈,共跑305.909公里,赛道纪录1:10.540,由梅赛德斯车手博塔斯在2018年创造,爱拼网最受欢迎娱乐

赛道始建于1928年,目前的官方名称为Autodromo Jose Carlos Pace(若泽?卡洛斯?帕塞赛道,以于1977年空难逝世的巴西F1车手若译?卡洛斯?帕塞的名字命名),不过更习惯照巴西葡萄牙语的叫法Interlagos(英特拉格斯赛道)。赛道设计师主要从三个赛道中汲取灵感:英国Brooklands(布鲁克兰兹)赛道、美国Roosevelt Raceway(罗斯福)赛道和法国Montlhery(蒙特利)赛道。

1972年F1在这里举办了首场非大奖赛比赛,1973年正式举办F1巴西大奖赛,主场车手Emerson Fittipaldi获胜。此后两年比赛的冠军都是本土车手,Fittipaldi在1974年连胜,而José Carlos Pace在1975年参加的唯一一届巴西大奖赛中获胜。

英特拉格斯赛道变化,1973-至今(红)

与许多二战前建成的赛道相似,英特拉格斯拥有不少倾斜角度的弯角,车手们通过一个半椭圆形的赛道来到发车直道开始飞行圈。从1957年到1990年重返F1赛历前,英特拉格斯其实是可以作为一个巨大的椭圆形赛道。衔接发车直道末端的是著名的Senna S连续弯,4号弯前是第二段DRS区,此后是一段蜿蜒曲折的复杂弯角,并且还伴随着一系列极具挑战性的倾角变化,最后攻向全速、倾斜的上坡最后一弯。

FormulaFans F1赛道介绍+模拟飞行圈(2019录制)

window.DATA.videoArr.push({"title":"F1赛道介绍+模拟飞行圈_巴西_INTERLAGOS","vid":"k30210krru6","img":"http://puui.qpic.cn/vpic/0/k30210krru6.png/0","desc":""})

本站使用的是1979年法拉利312 T4赛车,乔迪?斯科特(Jody Scheckter)帮助车队取得了当年的世界冠军,在此之后法拉利经历21年无冠直到舒马赫时代。

轮胎及进站策略

倍耐力为时隔一年重返赛历的圣保罗大奖赛提供了与美洲大陆另外两站相同的轮胎组合:硬胎C2、中性胎C3和软胎C4。

考虑到2019年C1-C3配方中的硬胎几乎没怎么使用(当时是为了保证轮胎的耐久性和安全性),今年整体上软了一档,因此三款轮胎应该都会被使用到,适应性更广泛,策略上也能更加灵活。

巴西站也是今年最后一场冲刺排位赛,轮胎的配比也与一般不同:从13套减为12套,具体是硬胎2套、中性胎4套和软胎6套。此外还准备了6套半雨胎和3套全雨胎,未雨绸缪。

window.DATA.videoArr.push({"title":"F1巴西大奖赛飞行圈对比","vid":"j3308vrpg9w","img":"http://puui.qpic.cn/vpic/0/j3308vrpg9w.png/0","desc":""})

“短小精练、紧张刺激”是英特拉格斯赛道的最大特点,不间断的连续弯角不仅考验车手的专注度与体力,对轮胎也是持续的折磨,尤其是右前胎。短赛道还面临着交通问题,再加上这里出安全车的频率很高,因此无论是正赛或冲刺排位赛都要把各种因素都考虑在内。

除了最后一弯Arquibancada是一个长长的上坡左手弯,另外的15个弯角都又短又急,这意味着对轮胎的压力更多来自加速和制动,而横向载荷会相对轻一些,能够控制轮胎发热。

巴西每年这个时候的天气都是变幻莫测,高温或者暴雨都有可能,不过赛道的海拔落差加上出色的排水系统(在沥青上切割了凹槽),能够为比赛保证安全。

2019年的比赛,维斯塔潘通过三停取得胜利(比赛最后两次触发安全车)。前四的车手中有三种不同的轮胎策略,塞恩斯从队尾发车依靠一停取得P4(后来被升至P3)。如果没有安全车,两停是最快的策略。

周末天气

周五、周六以阴天、多云天气为主,有零星小雨的影响,为排位赛和冲刺排位赛增添悬念。周日正赛晴到多云,最高气温20度,适宜比赛。

比赛时间

一练:11月12日 周五 23:30-00:30

排位:11月13日 周六 03:00-04:00

二练:11月13日 周六 23:00-00:00

冲刺排位:11月14日 周日 03:30-04:00

正赛:11月15日 周一 01:00-03:00

(图片、视频来源网络)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姚记注册送28 All Rights Reserved